这er子纱
APH/BSD/摩庄/凹凸厨
吃朝耀/中敦/双乐/嘉金xd【其实我吃本命总受×】
蠢鹅号1144923987
有人扩我瞬间原地爆炸升天×
【要是没有就尴尬了buni
 
 

【中敦】YukiとYuki

        这里子纱!!一定要大吼一句嗷嗷嗷敦敦小天使生日快乐!!!码了这么一篇文来给敦庆生////

        特别辣鸡的文注意

        不死心的再扩一次列1144923987×

---------------------------------------------------------------------------------------------

        *        

        一年当中最热的时候莫过于七八月份,一天当中最热时候莫过于下午一两点钟,而世界上最热的时候莫过于七月份的下午一两点钟。

        我仍然像往常一样早早的便翘了班,像一个死人一样摊在某间不知名的咖啡厅的沙发上。这种热的要死的天气我就连自杀和殉情都觉得无比麻烦,再说了,在这么热的天气里还有哪个可爱的美人会出来闲逛呢?反正我是没看见。

        咖啡厅里的空调像不要钱一样地吹着,让我这个还穿着风衣的人感到了一丝安慰。我把脸贴在玻璃制成的桌子上,瞬间内心中产生了一种永远都不想把头抬起来的想法。

        这么想着的我换了一个角度,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咖啡杯,鼓起脸颊开始思考把这杯子砸了割腕用要赔多少钱。

        不行啊,咖啡还没有喝完呢。我很快的否定了这个想法。百无聊赖但是就是不想回去工作的我干脆脸部朝下紧贴在桌子上,尝试着憋死自己。虽然这个死法不是我想要的死法。

        说起来,明天就是敦君的生日了啊,不知道中也还有那两个小鬼会怎么为他庆祝呢。

        随着店门口风铃声音的响起,我坐在离门口很近的位置,理所当然的感受到了室外的热浪一下子扑在我身上。好不容易凉快下来的我突然很想就近去一条河里入水自个杀。

        “啊,太宰先生!”一个小孩子的声音在我头顶上响起。

        我睁开惺忪的睡眼,还没有完全聚焦的眼睛看见了一个白发蓝眸的男孩子。灿烂的微笑一下子就挂上了我的嘴角。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阿拉,是幸君啊。”我打了一个哈欠,“幸君怎么一个人到外面玩呢?”

        幸君那和敦君十分相似的脸庞上挂着的笑容笑得特别可爱:“父亲他出任务去了,所以我想着去侦探社找爸爸。”他不满的抱怨着:“没想到真的是超级热的啊完全不想再继续走了......那么就来一杯西瓜刨冰吧。”

        我瞪着眼睛,眼睁睁的看着他把所有口味的刨冰都点了一份,姑且不论他可不可以吃完的这个问题,我想问的是这孩子一个月的零花钱到底是有多少,是不是比我的工资还多上好几倍?

        ......看起来应该是的。

        几十份刨冰很快的便被端了上来,幸君一脸幸福的咬着勺子,不出几口就解决了一份草莓刨冰。我端起已经凉了的咖啡啜饮一口来掩饰我极其不满的心情。

        我清了清嗓子,刚准备和幸君说点什么,就被敦君和中也的可爱的大儿子给打断了。“太宰先生,明天就是爸爸的生日了,您说我应该给爸爸送些什么好呢?”

        我突然有些感动,有种想把幸君抢过来当作自己儿子养的想法:“幸君还真是孝顺啊,不过话说回来我也不知道应该送敦君什么生日礼物......毕竟你父亲虽然钱多但是人傻,导致敦君除了钱之外什么都缺。”

        没想到这孩子直接拍案而起:“父亲他才不傻!父亲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太宰先生您才是吧?就算长的好看但是也抵不住没钱没老婆没孩子甚至没女朋友吧??”

        我承认我收到了打击,但是我现在想到的是我忘了幸君这个父控的属性了。

       好不容易安抚好了幸君的我突然间我有一种特别恶心的感觉,瞬间感到一阵寒恶,硬是要形容的话就像是被成千上万只蛞蝓包围的感觉。

        一个人呢,往往一天的好心情总是毁在屁大点小事上,但是我不是啊,我的心胸宽阔,除非是遇见中也那个小矮人之外,我相信我的脾气是很好的。所以说,我的好心情是一定要建立在看不见中也小矮子的条件之下的。当然说实话,如果中也小矮子心情不好的话,我的心情就会特,别,好。

        但是同样的,只要看见了中也小矮人那张活像我欠了他八百万的脸,我的心情就会特别糟糕。

        我很佩服自己在面临即将被爆头的危险的时候还能从容淡定的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总之,我快速的仰头喝干了所剩无几的咖啡,并以惊人的速度迅速弯下腰躲开了擦着我耳边飞过的一发子弹,我觉得我现在的笑容应该还是游刃有余的。

        原本静谧安逸的咖啡厅现在却因为这一发突如其来的穿透玻璃的子弹而变得气氛紧张起来,隔壁桌的几位妇人尖叫着躲藏到桌子底下,新来的服务生小哥脱手打碎了一个玻璃杯。不过还好现在咖啡厅里没有几位顾客,造不成多大的影响。

        我直起身,顺手摸了摸幸君的头发,“中也小矮子,你能不能别这么莽撞?会吓到别人的哟。还有幸君的头发真软啊~”

       不出意外的看到了那条矮子蛞蝓怒气冲冲的跨到我面前的模样,他的大衣下摆好像也感受到了主人愤怒的心情一般连摆动都变得无比不自然。

        “太宰青花鱼!!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不许来找我们家幸!!”小矮人蛞蝓气得吹胡子瞪眼,虽然他既没有胡子也不会干出吹胡子这种事。

        一旁被我们晾在了一边的幸君一下子跳下了椅子,带着闪闪发亮的星星眼抓住了中也小矮子的袖子:“父亲!你回来啦!太好了!”

        中也宠溺的捏了捏幸君的脸颊,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好父亲”的光芒:“嗯,我回来了。”

        我突然感觉自己完全插不上嘴,面对着身旁散发着小花花的父子二人,我默默地离开了咖啡厅,临走之前还不忘白了中也小矮人一眼顺便告诉服务生小妹是那个从头到脚一身黑的小矮子结账。

        *

        像往常一样有礼貌的拒绝了樋口一叶的各式各样的小甜品,我顶着一张严肃淡定的脸行走在港口黑手党的办公大楼中,偶尔遇见几名员工,他们诚惶诚恐的向我打招呼,我也都一一回礼过去,只不过他们好像看起来更加害怕了。

        向前,转弯......

        “碰”的一声,我撞到了一个小孩子。她叫了一声向后摔去。

        是的,小孩子。

        我的脑回路瞬间卡壳,在卡壳的一瞬间我思考了很多种可能,其中最容易见不到明天的太阳的可能是我不小心撞到了偷跑出来玩的爱丽丝小姐。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性我整个人都不好了,赶紧三步并作两步走近小女孩身边打算扶她起来,我在心中默默祈祷着,

        千万别是爱丽丝小姐,不然我有可能再也见不到我可爱的妹妹了。

        在小姑娘揉着屁股从地上坐起来的时候,我总算是看清了她头发的颜色。

        很好,不是金色的,太好了。

        ........

        ........不,不好了,这小姑娘的头发是蜜柑色的。

        完了完了完了,坏了坏了坏了,我觉得我要死了。

        我突然产生了一种直接跑路的想法,直接跑路去中原先生的办公室跪着负荆请罪。

        我的理智告诉我我不能直接跑路,要想不被按进墙里或者埋进地里首先要做的事就是赶紧把眼前的小姑娘----中原先生的宝贝女儿从地上拉起来。

        于是我就赶紧向着名为“雪”的小姑娘伸出手,等待着她把手搭在我的手掌上然后我好拉着她起来。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所以,我就维持着向她伸出手的姿势,眼睁睁的看着她直勾勾的、面无表情的盯着我。

        我被盯着心里发慌,只剩下了:对不起,银。哥哥要死于非命了。

        

        眼前的小姑娘用一双紫色的眸子盯着我,脸色阴沉得可怕。突然绽放出一个笑容抓住我的手从地上跳起来:“是芥川先生啊,中午好!”嘴里好像还嘟囔着弄脏了衣服爸爸会困扰的。

        ......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刚刚在思考我到底是谁呢?

        我点了点头:“中原小姐中午好。”这是我能想到的最为合理的称呼了。

        她一愣,停止了拍灰的动作,双手抱臂看着我:“啊,芥川先生的话叫我小雪就行了,不要那么麻烦。”

        我总觉得这小鬼的性格好像有些太外向了:“那么,小雪,”说到这个称呼的时候我稍微犹豫了一下,“你来黑手党干什么呢?来找中原先生的话他去出任务了。”

        她摇了摇头,“我是来找爱丽丝的,想问她一个问题。”

        然后就没有人继续说话了,空气静得可怕。我想了半天终算是憋出了一句:“要不我送你去吧。”

        小姑娘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我:“芥川先生都不好奇我要问些什么吗?”

        平心而论,我不是个会聊天的人。

        “那说说看?”

        “我爸爸明天就要过生日了,我应该送他什么礼物?”

        哦对了,明天就是五月五日人虎的生日了。

        “嗯......很抱歉,我并不知道人虎会喜欢什么,可能的话,老虎抱枕?”作为一个诚实的人,我很诚实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小姑娘笑了笑,向我挥挥手当做是告别然后跑走了。在她离开之前我听到她说:“芥川先生,谢谢您扶我起来,也谢谢您的建议,再见~”

        我感觉自己的嘴角好像有点上扬。

        *

        明明是一个好好的早晨,教科书般标准的天气晴朗艳阳高照。我好不容易早起了一天,打算给很久之前就在策划的敦的生日派对做一个最后的一次准备。

        我顶着一双充满血丝的眼睛站在浴室里洗漱,恍惚间好像听到了手机响起的声音,吐掉口中的牙膏泡沫随便擦了擦嘴,就走向放在客厅茶几上的手机。

        我承认我今天的心情是不错的,但是一看到这个来电显示我就整个人都不好了。大喇喇的三个字就摆在哪里:森首领。

        我做了一个深呼吸,努力平复着自己即将升高的怒气值,接起了电话。

        “首领,请问有什么吩咐?”

        电话那头首领故作深沉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里,附带的是爱丽丝小姐闹脾气的噪音:“中也啊,一大早上就吵醒你,是这样的,有一个从东京来的组织在咱们地盘闹事呢,中也你去帮一把吧。”

        握草这些人是闲的吗??!一大早上不睡觉就算了还非要搞点事出来??!!

        天知道我是怎么样忍住不摔手机的:“好的首领,知道了。”

        秉承着不吵醒幸和雪的精神,我小心翼翼的回到房间接着洗漱换衣服然后出门,临走之前给两个孩子做好了简单的早餐。

        坐在驾驶座上的我烦躁的抓了抓头发,眼神下意识的瞟向副驾驶座想寻找那个有着白色头发和紫金色眸子的那个人,然而却什么都没瞟到,这使我的心情更加烦躁。本来就没有好好打理的微长的头发现在乱的跟鸡窝有的一比。无意中在镜子中看见了自己比鸡窝还乱的头发,有些轻微强迫症的我瞬间心情糟糕的想随便找一窝不要命的家伙吊打一顿。

        ........

        本来心情就不那么美丽的我在任务结束之后看见了我可爱的大儿子竟然和太宰那条青花鱼一起坐在咖啡厅。

        完全控制不住自己,拔出手枪不管三七二十一冲着太宰治就是开枪,毫无疑问的他都躲过去了。不过儿子这么黏我我很开心。

        等我回过神来时,太宰治那家伙已经逃之夭夭了。

        嗯........我看见他扔给我一张纸条。

        “如果小矮子你和幸君,雪酱一起微笑着对敦君说'生日快乐'的话敦君会非常开心的。”

        *

        我的名字是中岛敦,七年前嫁给了一位名叫中原中也的黑手党干部,所以正式更名中原敦。

        我有两个孩子,男孩子名叫中原幸,7岁。

        女孩子名叫中原雪,7岁。

        对于在孤儿院长大的我来说呢,小时候的我是怎么想都想不到在我以后的生活中会遇到这么多的朋友,同伴。

        更没想到的是我会有一个如此爱我,我也如此爱他的恋人。

        更加万万没想到的是,我会有一对如此可爱的双生子。

        五月五日是我的生日。

        在我下班回家打开客厅的灯的时候,雪她飞快的跑过来扑在我的身上,大喊出一句“爸爸生日快乐!”

        幸他赌气似的扔下手中的生日帽,啪嗒啪嗒的跑了过来,抱怨着“妹妹你太过分了啊怎么可以抢先”接着抱住我的腰:“爸爸生日快乐啊!”

        我的爱人,他一步一步的向我走来,丝毫没有着急的意思。他在我面前站定,突然伸出手揉乱我的头发,脸上还是带着那种自信,温柔的微笑。

        “敦,生日快乐。”

        我承认我一瞬间有种想哭的感觉。

        “看见那奶油蛋糕了吗?一会我要把它涂在你脸上。”

        ......

        

        ............

        “......中也先生!!清理起来很麻烦的啊啊啊!!”

        “雪!!!不要把你哥哥按在地上揍!!!!”

        “幸!!!!!不要在你妹妹身上抹奶油!!!”

        “爸爸把生日帽带上啦!”

    

        “哦,哦哦,抱,抱歉忘记了。”

        

       Fin.

      赶上了赶上了终于写完了哇哈哈哈×还有欢迎小天使们捉虫×

      我还是想扩个列蠢鹅1144923987【别理】

    

05 May 2017
 
评论(2)
 
热度(38)
© 路过的仓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