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er子纱
APH/BSD/摩庄/凹凸厨
吃朝耀/中敦/双乐/嘉金xd【其实我吃本命总受×】
蠢鹅号1144923987
有人扩我瞬间原地爆炸升天×
【要是没有就尴尬了buni
 
 

【中敦】一杯绿茶

        这里是因为养了一年的鼠鼠突然生病死掉了而生无可恋的子纱【别理


        快中高考了啊,考试的小哥哥小姐姐们要加油啊w调整心态,相信自己是最棒的w


        依旧短小辣鸡而且ooc


        再插一句,还记得一百问么?它不是坑了,只是写后五十问的小天使还没写完而已。我跟你们说小天使他超努力的哟现在的字数已经马上一万字了所以快夸他!!【雾】没错这是个联文【并不算】我知道你们肯定不记得所以其实这句话是多余的×


-------------------------------------------------------------------------------------------


        夜深人静。


        几粒散发着无比微弱的光芒的星星,孤单的镶嵌在蓝黑色的天幕上。明明应该是这漫漫黑夜里最为耀眼的存在,却因为数量的极为稀少而没来由的给人一种奇怪的突兀感。


        无边无际的黑暗仿佛要将整个世界都一下子囫囵吞下似的,唯一可以称得上是光源的物体便是对面的大楼的从几扇窗户中漏出来的灯光,中岛敦用戴上眼镜之后才算是良好的视力看到了几位和他差不多大的学生正埋头于书桌前苦读。真是辛苦呢。


        不行,不可以走神。


        中岛敦用空闲着的左手猛地拍上自己的额头,力气大的发出一声清脆响亮的“啪”的拍打声。白皙的额头上立马就浮现出了一片红。


        无力的揉了揉充满血丝的双眼,重新低下头之后突然发现这一张白到透明的试卷上的黑字字迹自己已经看不清了,视线无意中瞄到了挂在墙上的时钟,不停地“滴答滴答”地响着的时钟告诉中岛敦现在已经是午夜了。


        中岛敦闭上眼,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扔下了紧握着的笔,活动了一下僵硬的手腕和脖颈,脱力般的靠在了椅背上,整个人的重心都放到了上半身上。


        ........


        ........稍微,稍微休息一下吧。


        .....................

        

        半梦半醒的恍惚之间好像听到了卧室门被打开的声音。


        来人打开门之后看见摊在椅子上丝毫没有形象可言的中岛敦的时候好像有点惊讶,因为他的脚步声突然消失了;愣了几秒之后他向着中岛敦走来,接着就是杯子被放在书桌上的声音;他好像是蹲下了身从地上捡起什么东西似的,中岛敦突然感觉自然下垂的手好像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蹭过。


        中岛敦一下子清醒过来而且猛地坐直,好看的双色瞳看到的是一位拥有温暖的蜜柑色发色的青年。扶正歪斜的眼镜,刚要开口就被中原中也打断了。


        “吓到你了?”


        中原中也伸出手,附上了中岛敦的额头,颇为心疼的揉了揉他自己打出来的红印。微凉的手指触碰到有些发热的额头,让中岛敦觉得特别舒服。


        “哈......中也哥哥,这么晚了还不去睡吗?”中岛敦眯着眼睛,蹭了蹭中原中也的手。


        中原中也好像特别配合似的打了个哈欠,把手收了回来:“担心你睡着了,就给你泡了一杯茶提神。”


        中岛敦把视线重新移回书桌上,不出意外的看到了一杯正在冒着热气的绿茶。把茶杯捧起来,盯着还冒着热气的水面,小心翼翼地啜饮一口,不似红茶般甘甜而是有些苦涩的口感停留在味蕾上,确实起到了一点提神的作用。


        “......真的好苦。但是中也哥哥,我记得家里没有茶叶吧?毕竟没人喜欢。”中岛敦放下茶杯,皱着眉头吐了吐舌头,想把不知道什么时候滚到书桌角落里的笔给捞出来。


        中原中也看着中岛敦努力的伸出手把笔捞回来的模样,帮着他把桌子角落的笔给捡回来:“嗯,这是学生会的一个女孩子送给我的。”


        但是没想到中岛敦“噗嗤”一下子笑出声来,一副拼命憋笑没憋住的样子,紧接着小心翼翼的笑就变成了捧腹大笑,看的中原中也莫名其妙。


        好不容易笑够了的中岛敦抹了抹笑出来的眼泪,语气中充满了歉意:“抱歉中也哥哥.......只是,只是一想到平时面色不善的中也哥哥还会被女孩子送礼物,就忍不住......抱歉......”


       中原中也一听这话就稍微有点不满意了,双手拍上中岛敦的脸颊,肆意的揉来揉去:“嗯?小鬼你的意思是说,你最喜欢的中也哥哥一点也不受女孩子欢迎吗?”微微上扬的语调搞的中岛敦莫名得心里发慌,傻愣愣的和中原中也对视。


        中岛敦从中原中也群青色的眸子里看到了自己。看到了自己的眼角微微发红还带着些许的泪珠的,恍若受惊的小鹿般的自己。


        中原中也按在中岛敦白嫩的脸颊上的手游走到了他的后脑勺,大力揉了揉他柔软的白色发丝。凑上去温柔的咬住了中岛敦的唇瓣,伸出舌尖轻缓地细细舔过。


        没有预见到了这个动作的中岛敦惊慌了一秒,紧接着颇为熟练地搂住了中原中也的脖子,努力的想忽略自己害羞的不得了的事实。


        中原中也在中岛敦的唇上扫了一圈后便含住了他的唇瓣,轻松地把舌头伸了进去舔舐着中岛敦的口腔每一处,缠住他的舌头与之共舞,分泌的过多的涎水顺着嘴角流下,渐渐滑落到曲线优美的脖子上。


        好不容易结束这一吻,中岛敦的嘴唇已经红肿起来了。


        中原中也舔去了中岛敦嘴角边的涎水,开口说道:“嘛,当做是鼓励好了,”

 

        突然猝不及防的,中原中也一下子把中岛敦揽入怀里,伏在他耳边,“......你最近很紧张啊。......不过,敦,听好了。以你的话高考很轻松,放松心态,相信自己......高考加油,我等你。”


        不知道自家恋人说出的哪个字戳到了中岛敦的泪腺,还是他伏在自己耳边说话时吐出的热气很要命......总之中岛敦不知为何一下子哭了。


        “真是的中也哥哥......我当然知道你在等我啊。”


        中原中也笑着给中岛敦擦去了泪水,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


        “其实你没考到我的学校也没关系的,不管你考到了哪里,我都可以提着与谢野的柴刀到校长室要人去。”


        “........这是不对的,不可以这样哦中也哥哥。”


        “开玩笑而已,我相信你肯定会成功的。”


        fin.


         辛苦文这么垃圾还能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了w惯例求评论ww【雾】

        


        


        




14 May 2017
 
评论(7)
 
热度(29)
© 路过的仓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