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墙头小野狗/小英雄/阴阳师/夏目友人帐/幻界战线/狱都事变
敦厨/出久吹/般若亲妈粉/贵志男友粉/Leo最可爱/斩岛厨
本命总受赛高
天雷chuya右/全身心拒绝轰爆轰/不吃博晴狗崽酒茨/谁给我安利的名的我掐谁/
 
 

【阴阳师/多cp小段子】当一方受伤时

cp都贼冷
连若/荒若/川金/黑白童子/狐琴/晴博



连若

当一目连风风火火地赶到时,般若伸出的鬼爪还没有收回来,半个身子都浸在血泊里。

一目连感觉自己的心脏「咯噔」了一下,本来就悬着的心这时候倒是落了下来,说沉到谷底也不为过。

他不自觉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回过神时发现自己已经冲上去搂紧般若,一层厚厚的屏障树在敌人与自己中间,挡住了攻击。

「已经没事了。我来救你了,般若。」

一目连跪在地上,紧紧护住浑身是血的般若,不顾自己的和服被血污弄脏。他把头凑近,贴着般若的耳廓,轻声细语,试图给他一丝坚持下去的力量。他这样温柔地吐出令人安心的话语,在般若看不到的角度,一目连的眼神却像一匹狼一样锐利,他盯着敌人,眼底是化不开的冰冷。



荒若

「荒!!!」

般若现在很害怕,非常害怕,从来都没有这么害怕过。

对面妖刀姬狠狠的一刀本来是要由他接下的,他深知自己躲不过,看着充满杀气的妖刀姬冲着他奔来,般若甚至条件反射地闭上了眼睛。

突然他的肩膀被人按住,伴随着一股他所熟悉的妖力。

般若猛的睁开了眼睛,本该在他左面好好站着的荒正立在他面前,硬生生的替他挨了一刀。

荒向前趔趄了一下,差点跪在地上,他稳了一下站住了脚。

「般若,怎么样,被吓到了么?」

荒不顾背上的疼痛,伸出手拍了拍般若的头。

般若咬了咬牙,眼睁睁地看着荒疼得嘴唇发白却忍着疼的样子不禁一阵心疼。

「你……你干嘛替我挡??」般若咬着嘴唇,直到咬出牙印才松口。

「因为什么你还不知道么?」荒召唤出流星,一颗接一颗地打在敌人身上,低头瞥了一眼般若,语气却温柔的不像话,「因为我喜欢你。」



狐琴

「诶诶诶小妖琴你轻点!!疼疼疼!!」

妖狐握紧了拳头,疼得耳朵都支楞了起来。

没想到听了这话的妖琴师给他上药的动作更加粗暴,怨念仿佛要具现化。

「哼……疼死你算了。总是这样跑出去惹事,每次都是满身伤的跑回来,哭唧唧的来找我给你上药……啧……烦死了。」

妖琴师收起了药箱,背对着妖狐,显然一副「不想理你」的样子。

妖狐一点一点的蹭去妖琴师身边,接着突然从背后搂住了妖琴师,话语中撒娇的意味浓重。

「小生知道错了嘛,你就原谅小生吧……不会再有下次了!」

妖狐眨巴着自己好看的桃花眼,可怜兮兮地望着妖琴师,试图挤出几滴眼泪博得他的原谅。

妖琴师扭过了头,推开了妖狐。

「不原谅,滚出去,今晚你敢进来我就敢阉了你。……什么时候真的知道反省了再进来。」



黑白童子

今天出门打副本的时候,阴阳师带着白童子和几个达摩就出门了。

白童子早上出的门,傍晚回家时,怀里的小布包装满了紫色和蓝色交织的小碎片,全都散发着闪闪的金光。

在庭院门口坐了一天的黑童子看到白童子和晴明回来了,慌忙扔下镰刀前去迎接,入目的却是浑身是伤的白童子和血痕累累的晴明。

黑童子努力憋住泪水,小心翼翼地避开了白童子的伤口,搂住了他的肩膀。

「白童子……白童子……对不起……等,等我强大起来了……我保护你……!!」

白童子回抱住黑童子,轻拍着他的后背安慰他。

「嗯,我等着黑童子强大起来的那一天!我们一起上战场……一起保护别人!」



川金

「喂喂喂傻大个!你这伤怎么搞的!!」

金鱼姬红着眼睛奋力起跳,结果只能够到荒川之主的腰,但她仍然不断拿扇子敲打着荒川之主。

「小矮子,别碰我,自己玩去。」

荒川之主转身把金鱼姬拎起来放在凳子上,自己靠着椅背站着。

「等等!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受伤了呢!」

金鱼姬站在椅子上,过于高大的椅背挡住了她整个身子,只露了个头。

荒川之主闭着眼睛懒得搭理这个吵吵闹闹的小孩,咳了两下,换了个姿势接着站着。

「诶你这个傻大个!为什么不理我!傻大个傻大个傻大个!!呜……!!呜呜呜!!」

金鱼姬喊着喊着突然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她干脆放弃了擦眼泪,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放声大哭。

荒川之主听见金鱼姬的哭声顿时慌了手脚,把她抱起来搂在怀里,却因为牵扯到了伤口而倒吸了一口冷气。

金鱼姬哭得凄惨,却一动也不动,生怕自己踹到荒川之主的伤。

「……呜……不等,不等我征服世界长到八米二,我明天就要把打伤你的人踹出荒川……不!不!今天就要!马上就把他就踹出去!!」

荒川之主摸了摸金鱼姬的头,低下头亲了亲她的脸颊。


晴博

「哈哈哈哈哈哈晴明你怎么搞得这么惨啊你干什么去了哈哈哈哈哈」

本来以为会收获博雅心疼的亲亲的晴明顿时脸黑了一个度。

「……博雅。」我老婆怕不是假的。

「诶呦,诶呦哈哈哈,我错了……噗不行了我憋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博雅,我也想要亲亲,我需要你的亲亲来充电。」

源博雅本来笑得蹲在了地上,听了这话又撑着弓站了起来,勉强做出正经的样子,一个吻落在了晴明的额头上。

晴明敲着扇子,看着脸红的博雅,在他嘴角落下一个亲吻。

04 Aug 2018
 
评论(3)
 
热度(89)
© 路过的仓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