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er子纱
APH/BSD/摩庄/凹凸厨
吃朝耀/中敦/双乐/嘉金xd【其实我吃本命总受×】
蠢鹅号1144923987
有人扩我瞬间原地爆炸升天×
【要是没有就尴尬了buni
 
 

【中敦】中原中也的自述

惯例这里子纱w

被冻傻产出来的脑洞,OOC那是肯定的事了【手动笑哭】

---------------------------------------------------------------------------------------------

看到这玩意的人,一定要知道我不是喝了假酒,就是喝到断片之后把脑子给喝坏了,最坏的一种情况是我喝假酒喝到断片,那样的话我真应该去砸了那家酒吧。

还有熟悉我的人也都知道,我会写这种东西一定是因为被那条青花鱼给气傻了。

嗯......现在我正坐在书房里,非常苦恼的看着面前的一张纸,一支笔。哦对了,还有一杯红酒。

咳,回归正事。

我,中原中也,22岁,生日4月29日,港口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

别急,等我想想还有什么。

想起来了,喜欢的东西是帽子,酒,打架和音乐。虽然这四样东西中有两样有点不对劲,但个人并不这么认为。

讨厌的东西是太

【这排被凌乱的线条给涂掉了,力度大的仿佛要把纸戳破】

妈的不提那个早应该下地狱的青花鱼,说正事。

其实说实话,我喜欢的东西一共有五样。先不说是什么,你们来猜猜。

哦,哦。是的,是一个人。

既然让你们猜,那就稍微给一点提示好了,往下看。

那孩子的发色和眸色都很特别,毫不否认的说,不管是发色还是眸色,都好看的不得了。

他的头发是银白色的,虽说这个发色并不罕见,我甚至在大街上撞见过好几个银白色头发的女人,但是那毫无光泽的颜色一看就是经过后天加工才形成的。

呵,没错,我就是偏心,在我心中和他顶着相同发色的人,每个都丑爆了。是的,只有他才能驾驭这种颜色。

他是世界上最好看的,这句话发自内心。

关于眼睛的颜色么,那可就更加特别,更加好看了。

有谁能想到一对相反色会如此和谐,又有谁能想到这么一对相反色会绽放出如此美丽的光芒?

直视着他的眼眸,我仿佛要溺死在那片温柔里。

前阵子不知道爱丽丝小姐着了什么魔,一直跟森鸥外吵着想要紫水晶。

森鸥外是什么人?他可是一个无比猥琐的幼女控......原谅我想不到什么别的形容词了。

森鸥外平时除了坑坑下属之外,最大的爱好就是圈养幼女,爱丽丝小姐的要求他不可能不听。

所以,就苦了五大干部了。

说是五大干部,其实也只有我和大姐了。

说是只有我和大姐,其实到头来也只有我一个人去当这免费苦力。

其实在我听到爱丽丝小姐想要紫水晶的时候,我内心的第一想法竟然是他的眼眸。

世界上最纯净的紫水晶不是我费尽千辛万苦拿到现在坐标爱丽丝小姐手里那块,而是他的眼眸。

真的,就算是世界上最纯净的紫水晶也不如他眼睛里那块干净。

已经说的这么清楚,应该已经猜出来是谁了吧?猜不出来的,我只能说你对他的了解太少。

那孩子是个温柔得不得了的孩子,好像没有什么事能让他真正生气的。

这么个温柔又善良的好孩子,从小却在孤儿院吃尽苦头还不算,伤痕累累而且还受尽虐待。

但是啊,这孩子就算遭受了这样的对待,也还是温柔的不像话。

令我吃惊的是,我竟然听见他说,他讨厌的东西是自己。我应该愤怒,可是我愤怒不起来。

我唯一的情绪只是无奈。

但是说不心疼那是假的。

虽说我从小在黑手党里摸爬滚打,手上沾满了不知道多少个人的鲜血,整天没日没夜的拼命训练,才换来今天这个位置,但是他跟我不一样。

他不应该和我有一样的生活,他就应该被所有人宠着,不去管世间的一切黑暗与不堪。

他是干净的,在他的眼中我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污浊,他干净的像一张白纸。微笑起来的样子,不知道让我心动多少次。

几十次?几百次?甚至几千几万次?

我记得中国有句古话叫“不食人间烟火”,好像这句话是为他量身定制的一样。

我还记得我在意识到喜欢上他的那段时间,我好像是疯了,眼前全都是他的模样,微笑的,担心的,无奈的.........

我眼中除了他谁都容不下,只有他被我放在了心中最柔软的地方,我爱上了他,爱上了一个小鬼。

有可能,在黑暗的地方待久了,就总是想去触碰光明。

我深知我和他不是一路人,但是没办法,我已经无可救药。

身为黑暗却想去触碰光明的我已经疯了。

酒喝完了。

我这毫无可能性的暗恋也该结束了。

                                                                              2017年3月18日

                                                                                         中原中也









今天大扫除的时候翻出来了这么个东西为什么我对写了这个没有一点印象喂喂上面那个笨蛋绝对不是我,身为港口黑手党的干部怎么可能轻言放弃。

我真想回过去狠狠地敲自己的脑袋,告诉他你消极个屁啊两年后的自己可是中岛,哦不,是中原敦的丈夫。

是的,在两年前,也就是24岁那年,我在太宰治那条青花鱼愤怒的要杀人的目光中,把小鬼娶回了家。

所以,重新做一下自我介绍。

我,中原中也,26岁,生日4月29日,港口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喜欢的东西是帽子,酒,打架和音乐。

还有中原敦。

回头看看,好的没人。我得赶紧把这东西毁掉不能让任何人发现,尤其是敦。

Fin.

啊啊啊本来想发刀但是妈的舍不得啊啊啊各位看官看在子纱er发着烧码文就评论一下吧我要评论啊无论是什么样的评论都好来砸死子纱er吧【星星眼】





18 Mar 2017
 
评论(12)
 
热度(58)
© 路过的仓鼠 | Powered by LOFTER